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感斯文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日志

 
 
关于我

来自远祖时代的华夏子民,生活在一个遥远的地方,一不留神误入了网络时空,再也回不去了。

网易考拉推荐

解读流浪作家三毛的浪漫人生  

2011-02-22 01:11:11|  分类: 文化视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读流浪 - 隆里奇 - 隆 里 奇 说 事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红红心中蓝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让青春娇艳的花朵绽开了深藏的红颜,飞去飞来的满天的飞絮是幻想你的笑脸……”,罗大佑写给三毛的这曲哀婉的《追梦人》,道出了三毛浪漫而凄美的一生,也透露了罗大佑对三毛的倾慕。


        三毛,一个飘着散乱长发流浪天涯的浪漫主义作家,她的作品深深影响了一代人的生活。《不死鸟》、《梦里花落知多少》、《撒哈拉的故事》、《倾城》、《滚滚红尘》等熟悉的作品,在我们童年的记忆里留下了一段段感人的故事和一缕缕真挚的情感。上世纪末,有句话非常流行:男看金庸,女看琼瑶,不男不女看三毛。这句话虽然是顺口溜,但是却明确地反映了三毛在文学界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她的作品男女皆宜。

一位才华横溢、近乎疯狂而又超乎现实的女作家,她的英年早逝给我们所有人留下了数之不尽的遗憾。1991年,三毛在写的剧本《滚滚红尘》拍摄完成之后,取得了巨大成功,奇迹般地获得了金马奖八项大奖,这也给三毛的人生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解读流浪 - 隆里奇 - 隆 里 奇 说 事

生活中的三毛

       有人说,三毛把世界看透了,没有人能理解她的内心,她所向往的那种生活境界这个世界无法给与,她是到另一个世界寻找梦幻中的天国。是的,三毛是个及其向往自由的女子,她讨厌世俗的束缚,因此她背井离乡,流浪于世界各地。她一生独身到过50多个国家,在流浪的旅途中也创作了普通作家无法做到的作品,包括《撒哈拉的故事》,也因此成为不折不扣的流浪作家。       小学时代的三毛就已经初露浪漫主义的锋芒。有一次,她在一篇题为《我的理想》的作文中写道:“我的理想是做一个捡破烂的。一边享受美好的阳光,一边看看垃圾堆里有没有别人扔掉的好东西”。是的,三毛向往自由,热爱大自然,这就注定了她一生永不停息的流浪,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三毛不是美女,一个高挑着身子,披着长发,携了书和笔漫游世界的形象,年轻的坚强而又孤独的三毛对于大陆年轻人的魅力,任何局外人作任何想象来估价都是不过份的。”这是作家贾平凹对她的评价。

解读流浪 - 隆里奇 - 隆 里 奇 说 事

 

                                                                            流浪中的三毛

       作为一个女人,三毛想找个驻足的地方,但这个地方是哪里呢?楼兰古城,胡杨林,撒哈拉沙漠,还是意大利布拉格广场?都不是,因为这些地方虽然都留下了三毛的足迹,但是都没有最终阻止她流浪的脚步。有人说,周庄是她的驻足之处,但笔者认为不然。三毛去了周庄,似乎对那里依依不舍,这是她梦中的天国。但是浓浓的商业气息,打破了三毛的梦想,她最终离开了周庄。

解读流浪 - 隆里奇 - 隆 里 奇 说 事

                                                                           周庄的三毛茶楼

       也许有的人说的对,她想要的生活境界这个世界无法给与,周庄之行,令她彻底看透了这个世界。从周庄回到台北,她选择了最浪漫的自杀方法,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一双丝袜。也许,三毛早已把生死看透,死,对她来说也许真的是一种解脱。她带着梦想,到另一个世界去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个天国。

       作为女人,三毛的内心其实十分孤独。在指导拍摄电影《滚滚红尘》时,三毛结识了主演林青霞。在金马奖封后领奖时没把三毛拉上台,成为林青霞一生最大的遗憾。林青霞在三毛死后谈及这段回忆时说:“当时我跟三毛无话不谈,似乎一见如故。她当时很羡慕我和秦汉的爱情,也想找一个关心自己、可以谈心的及工作上的伴侣,可惜未能找到理想对象。对于死去的丈夫,她仍然十分怀念”。是的,撒哈拉沙漠中,有荷西陪伴她走过了一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荷西的死也注定了三毛的人生将继续与流浪为伴。

解读流浪 - 隆里奇 - 隆 里 奇 说 事

 

解读流浪 - 隆里奇 - 隆 里 奇 说 事

 

                                                                 三毛与丈夫荷西 林青霞《滚滚红尘》剧照

       三毛的人生没有她理想中那么完美,她渴望一份自由的爱情。也许是那颗向往自由的心,注定了她与歌唱家王洛宾的那段为世人所传唱的朦胧的忘年爱情。在听了无数遍《康定情歌》、《大坂城的姑娘》、《在那遥远的地方》之后,她不远千里来到新疆会见王洛宾。三毛完全为王洛宾的才华所倾倒,而大三毛几十岁的王洛宾全然把她当作孩子一样看待。回台北之前,三毛约定秋天一定还会来乌鲁木齐。这段爱情,后来长久折磨着三毛身心。而王洛宾却只是一味的逃避世俗,他不敢面对这样的爱情。也许,这段忘年的恋情,只有三毛自己心里明白。  

解读流浪 - 隆里奇 - 隆 里 奇 说 事

                                                                               三毛与歌唱家王洛宾

     《橄榄树》、《滚滚红尘》、《哭泣的骆驼》、《梦里花落知多少》、《撒哈拉的东方女子》等一首首有关三毛耳熟能详的歌曲,也许都不能完全反应三毛的心声,它们影射出的只是三毛生命里一个小的角落。

      三毛说“爱情不是必需,少了它心中却也荒凉。荒凉日子难过。难过的岂止是爱情?”

       一个永远让人捉摸不定的女子,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浪漫女子,一个带着梦想流浪天涯的女子。三毛,身在另一个世界的你还好吗?

解读流浪 - 隆里奇 - 隆 里 奇 说 事

解读流浪 - 隆里奇 - 隆 里 奇 说 事

  

                                                         流浪者还没有找到精神家园

 

年轻的时候曾经梦想流浪,向往天涯海角,向往茫茫草原,向往海云之南,最好半路在杀出一个江湖侠女,与我一见钟情,携手同行,遛一路,浪一路,专往那人际罕见之处流浪,看看风景独好的那一边,一定比自己厮守的家园魅力无限。可兜里没钱,有了买车票的钱,就没住店的钱。总不会因为你打着流浪的旗号就可以通吃天下吧。如果我真的死不要脸的使出浑身解数,倒也能混入盲流的大军之中,可那样的流浪也仅仅是个“流窜”,浪是浪不起来的。

 如今我倒是知道了,流浪者的灵魂是飘扬蒲公英,是灵魂还没有着地扎根,我不再觉得闯荡是一种本领,漂泊是一种能力。流浪的本质也不该是出去打拼天下,成就自我,而是人的精神在不自觉时对自由的向往,流浪于弱者是对强势桎梏的一种躲避和逃离;流浪于强者是对未来的寻找与发现,把难于实现的愿望搁置在没有尽头的旅途不久有了希望了吗?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每当听到这首歌,心里总是多些酸楚。是啊!我知道人们都有流浪的情绪,但不会打法,那些具有流浪情绪的人,大多天性敏感而又自傲自卑,有着极明显的双重性格,为了实现心中的某种梦想,他们不惜人生荣辱,甘于忍受曲终人散后的种种凄凉和寂寞。他们信奉在陌生的地方流浪一定有景色!其实,流浪与风景无关,美丽的是灵魂,不是风景。你身边不是风景的地方或许是他人的圣地,人们寻找的风景不是一座名山,不是一弯碧水,不是陌生的都市,而是想用变换的方式躲避我们曾经无奈的环境与人际关系,是对日久生厌、周而复始生活的屛蔽。可流浪纵酒有尽头,最终还是回到你出发的那个起点,因为流浪不是调转工作,不是迁移住所,不过就是无羁绊的肉身携带者迷茫的灵魂进行一次光天化日下的梦游。远方的月亮还是那个月亮,他乡的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流浪完了,剩下的是“流痕”,却没有那个“流迹”。


解读流浪 - 隆里奇 - 隆 里 奇 说 事

 其实,谁的生命都在流浪的途中,那无常的生命,那流逝的时光让我们无奈与荒凉,我们不知未来,流浪注定是有生命人的一个形式。当人有了流浪意识后,流浪本身便成了生命存在的投影,于是,人们便以为“流浪是人生的慰藉,人需要流浪,人不得不流浪”。这样的流浪者还没有长大,长大的流浪者不用让身体去流浪了,完全可以躲进一座城堡,升起吊桥,管你城外是耍猴还是唱戏都不是我的风景了。我的风景就是我内心的宇宙,就是我独立人格与灵魂的自由。在一条宽带绑住全世界的当下,自由者的灵魂是随意,随时可以流浪的。肉身的流浪者可以用脚步丈量大地,但却永远走不出灵魂矮化的鬼打墙,走遍天涯海角就是找不到你心中的芳草。三毛的“撒哈拉”不是三毛的诺亚方舟,香格里拉也不是灵魂躁动者的圣土。心灵不安宁,欲望不熄灭,流浪到哪里都是你的是非圈。

 高级灵魂的流浪者有一套单元房就足够大了,心胸博大者就能把无极的世界装下,你还用去流浪吗?灵魂的流浪者向往的是“发现了”的智慧,渴望的是人间的温暖,需要的是文化的濡润,能做的是自我的救赎。


小提琴流浪者之歌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